裴方不元

     “我曾在翠鸟的银墓下渴求摸索,从远方的雷云与惊慌失措的动物上企图寻出些迹象,却并无探得更为深厚的蕴意。直至我以回声定位,找寻到深匿于山谷沟壑中的神赋之光。所以请原谅梅林虔诚的后代因对此等甘霖求之若渴的失态,我想,这份毫无征兆到至简地步的情感,理应被命名为爱。

      The heavens don't shine when you're hanging your head like a flightless city swan.”


   时隔多日无意间看见这段,打心底里觉着算是我流AD的最显著特征之一。当然如今多了些让旁余特征循序渐进地饱满、鲜活起来的必要元素。相比之下,不再出彩些都觉得不是本人。…

    显而易见,真正动情的文字和语言的背后,自然藏着位有情人。至少对我如此。我很幸运,迄今为止恰巧撞上了这么一次,哪怕最初即心照不宣地明白,那会是曲千古绝唱。可我毫不觉惋惜,仅一味地诠释尽贪恋的本质。

 
   
评论(3)
热度(2)
“珍宝在何处,心也在何处。”
随缘写文,口味清奇,配对洁癖严重。
永恒墙头HNR/梦间集/摇滚莫扎特/HP/JOJO/刀剑乱舞
长期缺乏我推。
热忱而恒久地爱着我夏日的最后一枝玫瑰。
文笔拙劣,请多指教。
脑子装的是地狱第一辅佐官。黑红配色与绿川光魔咒晚期。
洛风是我心底白月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