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方不元

记一下我的朱砂痣。

审判服鬼灯简直朱砂痣白月光了。我的重点主要在:惯来被注重细节的辅佐官严谨、仔细地掩于玄色赤纹广袖下的那节手臂,是呈异于寻常鬼肤色的白。若心细些便能觉察这位腰杆笔直,正伫立高台之上的赤黑裁判,伴着手中表明作出裁决的鲜艳旗帜扬动,衣袂翻飞,晕开一抹艳红,难免教人窥得些许顷刻惊艳。再度回味,他却早归为初始那番正义凛然,容不得侵犯逾矩的审判者姿态。一切举止如同行云流水般,挑不出分毫差错,复而周始。一日不经意忆起,竟也蓦然成了人脑内那份念想,不轻不重,恰到好处落在炙热胸腔内心头最柔软一处。当是切切实实与“赤红之果,着黑于上。我心戚戚,我心扰扰,秋之鬼灯。”相合。

人话:审判服灯真好看。


 
   
评论(1)
“珍宝在何处,心也在何处。”
随缘写文,口味清奇,配对洁癖严重。
永恒墙头HNR/梦间集/摇滚莫扎特/HP/JOJO/刀剑乱舞
长期缺乏我推。
热忱而恒久地爱着我夏日的最后一枝玫瑰。
文笔拙劣,请多指教。
脑子装的是地狱第一辅佐官。黑红配色与绿川光魔咒晚期。
洛风是我心底白月光。